一代奇人:东方朔是隐于朝市的大隐吗? – 搜狐 – 搜狐



一代奇人:东方朔是隐于朝市的大隐吗?

汉代的东方朔就像一个谜。有人说他是一代奇士,有人说他是弄臣小丑。在数年前放映的电视剧里,又把他描绘成智慧的化身。那么,被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编入滑稽列传的东方朔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现在,我们只能从扑溯迷离的正史与野史里去找寻东方朔迷一样的身影。

据《史记.滑稽列传》记载,东方朔,字曼倩(公元前154-前93年),平原厌次(今山东惠民)人。汉武帝即位初年,便面向全国招贤。各地士人、儒生纷纷上书应聘。东方朔用了三千片竹简,写成了需两位壮汉才能扛得起的自吹自擂的自荐书,送进宫去。幸亏武帝不怕麻烦,还真花了两个月时间,读完了他的应聘材料。武帝赞赏他的才气和气魄,命其待诏公车署。后提升为待诏金马门,太中大夫。

唐朝诗人白居易,在《中隐》诗中写道:“大隐住朝市,小隐入丘樊。丘樊太冷落,朝市太嚣喧。不如作中隐,隐在留司官。似出复似处,非忙亦非闲。”有人说,白居易说的“大隐”就是指东方朔,不过,却也找不出什么更像样的依据来印证隐于朝的是“东方大隐”,只能算是说说罢了。东方朔写过一首《据地歌》:“险沉于俗,避世金马门。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,何必深山之中,蒿庐之下。”他的意思是,既然可以把朝廷宫殿作为隐居之地,何必要到深山草庐中去当隐士呢?这着实是奇人东方朔令人费解之处。

汉武帝一生都在与匈奴作战。其在位期间,不但出现了像卫青、李广、霍去病这样能征惯战的武将,还出现了像汲黯、公孙弘等这样治国安邦的文臣。而这期间的东方朔,在野史稗闻和民间传说中,却是一个行为放荡,专供皇帝逗笑取乐的弄臣小丑。譬如,皇帝赐肉,在分肉太监还没来时,他敢自己拿刀先割一块肉就走人;喝醉酒后,敢在武帝的办公室里撒尿……

要说东方朔满腹经纶,却难找出一句治国安邦之言。据说其最有名的一句名言是在《答客难》里说的:“用之则为虎,不用之则为鼠”,这话听起来虽然精辟得很,实际则平淡之极,实不堪用。

《史记》记载他:“取少妇于长安中,好女,率取妇一岁者即弃去,更取妇。所赐钱财,尽索之于女子。”就是说,东方朔娶妻有个“三要三不要原则”:一要娶京都长安女,外地的不要;二要娶年轻貌美的,没有姿色的不要;三要一年一更换,超过年限不要。因此,皇上赏赐给他的钱财,都被他用在打发旧人,迎娶新妇上了,他自己却过着月光光,年光光的风流生活。

在荒诞不经的同时,东方朔也做了一些胆大包天的事情;譬如,阻止了众大臣都无法阻止的汉武帝上林苑扩建工程;当着武帝的面阻挡窦太后和她的小面首董偃进皇宫的宣室用餐等等。让人觉得这哪里是“大隐住朝市”的表现,分明是在皇帝面前玩火。可东方朔就是有本事能经常以“大逆不道”的面貌出现在汉武帝的视线中,而皇帝又能容其放肆,这不能不让人们感慨武帝的宽容与东方朔的另类。

这个“官不过侍郎,位不过执戟”的东方朔,让我想起了清朝的和坤。东方朔虽然与和坤不是一类,但是,却都属于另类,是一场戏中不可或缺的角色。仔细揣摩他们的“另类”,似乎让人对“度”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把握度,就像厨师把握火候一样,火候不到不行,火候过了也不行。

说了东方朔半天,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。其实,解读东方朔就像解读哈姆莱特一样,一千个人,能读出一千个哈姆莱特来。不过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东方朔都是一代奇人。

(全文完)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
こんな記事もよく読まれています





コメントを残す